综合

您所在位置 >> 首页 > 债券 > 资讯 > 正文

新城控股融资变局:股债双杀 银行重启风险评估

2019-07-08 13:03:01 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毋庸置疑,一场融资变局正向新城控股(601155.SH)卷来。

  7月4日,新城控股的债券评级机构中诚信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应称,正在评估其对经营的影响,再决定是否会做出调整评级的决策。中诚信2017年将新城控股的评级由AA+上调至AAA,并在最新的跟踪评级中,维持公司主体信用评级AAA,展望为“稳定”,同时对7只债券评级为AAA。

  事件的始发散点,自然是基于7月3日,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幼童刑事案件。当日晚间,王振华之子,即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,任期与第二届董事会任期相同。但王振华将继续担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职务。

  刑事案件爆出当天的7月3日,港股股票新城发展控股已经跌去20%,美元债更是创出跌幅纪录,一度下跌27%。当日市场一致预期,公司在A股上市的股票以及在内地发行的债券均会出现大跌。

  7月4日,记者即发现,在相关行情软件上的证券资料中,新城控股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均已由王振华变更为王晓松,不过,工商登记尚未完成变更。

  7月4日早间,新城控股A股股票开盘即跌停。债券方面,记者发现,新城控股发行的各大债券一早就出现了大量卖盘。截至收盘,两只活跃券18新控05和19新城02分别跌去8.65%和10%。

  不仅股债,银行贷款方面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各大机构均在进行风险评估,虽然尚未出现抽贷的消息,机构人士表示,目前还在评估其风险再做决策,但后续提款和继续贷款肯定会受到影响。

  银行的焦虑

  多位来自债券机构投资人以及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初步判断,此次事件不会严重影响到公司层面,“如果是别的行业可能影响更大一些,房地产相对受老板个人影响小一些,目前看来,最值得警惕的应该是,各个项目当前和未来计划进行的新增融资会被一定程度上耽搁,包括股权质押的部分。”一位银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  债券机构投资人也对记者透露,从7月4日债券交易情况来看,债券确实明显跌下来,也有一些机构在收,主要是私募。总的感觉是,市场没有出现激烈恐慌式抛售,业内对企业项目还是有一定共识。

  一位银行对公人士表示,事实上,对于民营企业而言,银行非常重视实控人甚至高管的个人问题,“我们就遇到过好几例老板去世了企业就倒了的情况”。另一家银行人士透露了一次类似遭遇,即当地一家民企老板突然携情妇卷款逃走,对银行的所有借款形成不良。

  不过银行人士也指出,对房地产企业的这种忧虑要好很多。房地产的经营模式相对其他行业更容易隔离老板个人与企业的风险,只要楼盘项目股权关系明晰,没有复杂混乱的产权纠纷,哪怕是融资主体真出了事,一般靠处置不动产也能慢慢化解。

  但是危险仍然存在,作为严重依赖资金周转的行业,后续融资如果跟不上也将是一场灾难。“最糟糕的情形是一些激进机构抽贷,这种情况会最先发生在无抵押的流动资金融资中。”

  不过房地产企业的负债大部分均有抵押。查阅新城控股的债务构成发现,在全部2794亿负债中,绝大部分为流动负债,为2255亿;非流动负债为539亿,其中长期借款237亿,应付债券为267亿。

  仔细分析新城控股的负债结构,非流动负债中绝大部分为合同负债、应付账款、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。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亦高达107亿元。

  新城控股的长期借款中,借款金额由高到低分别为抵押加保证借款、抵押加保证加质押借款、保证加质押借款、保证借款和抵押借款,借款金额分别为158亿、74亿、25亿、20亿和10亿。其中没有信用借款。

  融资链原生态

  根据上市房地产企业最新一期财务数据,按总资产排名,新城控股以3666亿的总资产位列第六位;不过负债也颇高,资产负债率方面,最新一期财务数据显示,新城控股资产负债率为85.46%,在全部119家房地产企业中倒序排于第11位。

  在此之前,新城控股在融资市场是属于被各大金融机构争抢的发行人。

  一位券商债券部门人士对记者说,这是属于最受欢迎的那类发行人,房地产行业,体量大,排名靠前,业绩一直在增长,负债率没有过分的高,并且在此之前没有什么负面消息。

  业绩的增长更是亮眼。2018年年报披露,实现营收541.3亿元,同比增长33.6%;实现归母净利润104.9亿元,同比增长74.0%。

  上交所的问询函即对公司的经营提出了多方面质疑,包括:投资性房地产评估增值28.09亿,较上年同期增幅超过200%;持股50%左右的子公司,产生利润的纳入并表范围,亏损的则不纳入;资本化利息支出(利润表中财务费用计入资产的部分)为88.50亿元,同比增长428.99%,不正常;坏账计提比例为0.1%或1%,明显偏低;执行会计新准则,影响收入和利润分别高达34.20亿元和6.62亿元,明显过高;对控股股东计息款项为22.22亿元,利率水平为8%,高于贷款基准利率,且远高于公司2018年度6.47%的平均融资成本,涉嫌通过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等。

  经此问询,市场对新城控股的财务问题也产生了颇多质疑,财务数据还显示,新城控股2016 年、2017 年和 2018年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现金流之和皆为负,分别为-6.10 亿元、-102.41 亿元和-161.96 亿元。

  有机构人士表示, 作为房地产行业,受政策影响颇大,政府对房地产企业融资的监管尤为严格,持续强调禁止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。

  不过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银行、信托等金融机构了解,在市场资金总量充裕、融资人信用分化的大背景下,房地产企业的融资其实是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马太效应,即机构纷纷提高风控标准,资金较以往更为集中地流向大型房地产企业。

  本网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